黄光裕拒绝摸鱼,大厂总有整风运动

贵客云 2021-11-25 22:34 阅读 17

作者:行者

编辑:王芳洁

此刻是下午3点,距离公司规定的下班时间还有4个小时,但部门最近有点卷,还是呆到9点为佳。于是你打开聊天软件,和部门的小伙伴一起拼了单喜茶,又打开了网易云音乐,彩虹合唱团的《醉鬼的敬酒曲》循环播放。

某一刻你热泪盈眶——敬老板,敬老狗,敬在秩序中,稍作改变的自己。

关于这种稍微的改变,你觉得和老板之间是心照不宣的。但是,在这个月16号,一条热搜让你警醒。

那是一份来自国美内部的文件,名为《关于违反员工行为规范的处罚通报》,原来是国美行政部门对使用公司网络做非公事情进行了排查,结果发现部分员工在工作区域内占用公司公共网络资源从事与工作无关事宜,在“非工作流量信息”一栏中出现频次比较高的应用有腾讯视频、抖音和网易云音乐等。

国美行政部根据公司规定对11位员工(包括1名外包)进行了通报和相应处罚。

此事在网络上立刻掀起轩然大波,相关搜索量超过1.3亿次。职场人物伤其类,初看总觉得黄光裕此举过于严苛。但当发现有人仅一个月,网易云音乐就用了22.5G的流量时,又觉得确实有点过了。这意味着此人每天要用掉1个G的流量,几乎是随时随地都开着音乐的。

“简直自己往枪口上撞”,一位国美中层对《最话》说,这次被抓到的同事都是有典型意义的,可以看作是杀鸡儆猴。

根据《最话》获得的一份国美内部资料,自2021年1月起,几乎每个月公司办公区都会开展行政检查,并进行通报。但上述国美中层说,这样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处罚在以前很少发生,显示出老板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据说行政部一开始就打算批评教育来着,结果上报到老板那里的时候,他非常生气,于是最终从重处罚了”。

由此可见,一场整风运动在国美内部肃然展开。对于互联网大厂来说,这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过去10年里,无论阿里、百度还是京东,总有某个时刻让最高决策者感觉到,一种并不想看到的惯性正在增大,是时候通过增加组织的摩擦力,来消灭这种惯性。

当下的国美,必然处在这种惯性里,于是黄光裕成为了那个给组织拧麻花的人。这种角色有时候令人胆寒,但别忘了在入狱前,黄光裕在江湖上有一名号。

这个名号叫——“屠夫。”

01

“甚至抽电子烟都会被扣分”

黄光裕正式回归国美是从今年2月份刑期到期之后,尽管早在8个月前,他已被假释。当月16号他第一次露面,就提出了18个月让国美重回巅峰的口号。

这位中国前首富连同他的国美,是有过巅峰的。

2008年国美通过收购永乐、大中等家电零售商,在一线城市的市场份额超过50%,黄光裕的个人身价超过430亿,蝉联中国首富。那时候业界对国美的讨论绝大多数都围绕“国美垄断了家电行业吗”展开。

也是这一年,因经济犯罪,黄光裕锒铛入狱,待再获自由,已是12年之后。这是一段漫长的岁月,足以改变很多事情,例如苹果手机都从第一代的苹果4发展到了今年的苹果13,据说黄光裕在狱中,对探视人员的智能手机非常感兴趣。但残酷的是,曾经的他,不仅没能触摸触摸屏,也没能真实的触摸到被智能手机改变的商业格局。老对手苏宁一落千丈,新对手阿里和京东却已然是庞然大物。

正式回归国美的黄光裕,对国美的期望简直溢于言表。

2020年9月,刚回来两个多月的黄光裕当时发布全新国美零售的组织架构,一口气宣布8项关键职位任命。向海龙和张德炬排名最前,很得倚重,分别主管线上、线下核心业务。

最受外界关注的是向海龙,他在百度任职长达14年,一度为百度二号人物,有丰富的线上经验,2019年离任后转为国美线上商业顾问。

据了解,杜鹃在任的时候,向海龙真是一个顾问的角色。而到了黄光裕主政,他迅速把向海龙放到了主管线上业务的岗位上。之后,在国美在线所有的业务,向海龙都是听取汇报并做决策的那个人。

更为关键的是,懂得“要想马儿跑,就要给他们吃草”的黄光裕,回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高管和中层的员工都涨了工资。2020年年报显示,4位核心高管的总薪酬达到2069.1万元,较上年增加约900万。

然而,黄光裕经过几个月跟这个管理团队的磨合,又迅速对核心团队进行了调整。

在2021年8月27日发布中报同时,国美密集的发布了人事任免的公告。其中有两份非常重要的人事任免通知,首先是公司总裁王俊洲“个人计划退休”,自2021年8月27日起正式辞任,这是一个已经效力国美20年的老臣。其次,国美电器CEO张德炬比王俊洲晚一年加入,据内部下发的文件,因身体情况休息调整,于7月12日起其职权由国美电器公司副总裁王波代行。

曾经备受老板重视的张德炬,仅在国美电器CEO的位置上坐了10个月,就被拿下了。

而在国美内部很多人都知道,老板最近一段时间在动真格。“要求速度,要求执行力”,这是黄光裕在内部参加任何一场项目和战略分析会时,必说的一句话。

另外,在黄光裕管理幅宽之外,整个国美的管理风格也非常严。据《最话》拿到的另一份国美内部资料,该公司目前正在试运行一个绩效制度,其中包括工作态度评分标准。总分20分,16分以上才能拿到全额绩效。

每一个员工进入公司的时候都会收到一份员工手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员工行为规范及办公场所管理标准》这部分,因为一旦违反规定被行政部门和监察员发现,就会被扣分,而分数是直接跟当月的工资与奖金挂钩的”,上述国美中层表示。

另外,国美新员工入职有长达一个月的适应期,其中会多次组织员工学习管理标准和行为规范,“公司对上班时间是属于时间段管理,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早就写得很清楚”。

“国美是安排有监察员的这个岗位,他们会时不时的巡视各个楼层,主要就看大家在办公中有没有什么违反行为规范的事情发生”。上述人士介绍, “甚至抽电子烟都会被扣分”。

02

国美的惯性是什么

黄光裕现在着急,也是情有可原。

2008年时国美的总营收达459亿元,是当时国内家电零售市场的老大。但到2020年,国内家电零售市场已经被京东、苏宁、天猫占据了前三的位置,国美只有4.9%的市场份额,被远远甩在身后。

更为关键的是,财报显示国美的营收已连续5年亏损,累计亏损额达168.95亿。2020年年报显示,国美零售2020年全年净亏损69.94亿元,相较19年亏损25.90亿元同比扩大170%。

另外,国美还饱受负债的考验。2017年之前没有发力线上电商的时候,国美的负债率还不超过60%。但从2017至2020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从72%一路攀升至98.2%,2020年的负债合计已经超过692亿元。最新的2021年中报中,国美资产负债率虽然略有下滑,但仍然处于95.6%高位。

当然,创始人回归之后的国美,还是展现除了积极的一面。 其今年1-6月的营收达到了260.4亿元,同比增加36.5%,归属母公司的净亏损达19.74亿元,同比缩窄24.7%。

为了让国美能够追上时代,黄光裕的办法是把国美在线改变成了真快乐APP,由阿里巴巴国际站行业前运营总监丁薇出任执行副总裁,并表示未来18个月内希望实现月活用户1亿以上。

然而半年报披露,截止6月底“真快乐”APP平均月活用户(MAU)超过了3500万,平均日活近200万。可仅看1月份电商数据就能发现,国美跟其他平台相比差距甚远。

2021年1月,淘宝、拼多多、京东的月活分别是4.52亿、2.34亿和1.99亿。苏宁三季报数据显示,苏宁易购月活已经达到了6376万。

这么看“真快乐”目前只是个小弟弟,甚至连淘宝的月活零头都达不到。

最新媒体报道显示,在双11预热期间的10月27日下午,排在真快乐APP直播小时榜榜首的真快乐官方直播间,在开播一个多小时后观看人次仅有1500人,而排行榜第三的门店直播观看人次不到200人。

这样的表现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恐怕黄光裕也有自己的答案。

上述国美中层告诉《最话》,虽然在黄光裕回归之后,曾有员工表示“像打了鸡血”,但半年以来真快乐APP表现出来的发展势头依然没有达到期望,让很多员工都感到受挫。

黄光裕对此有感知吗?外人不得而知,但一位经历过业务失败的创始人和我们谈起过他的感受。有一阵,公司不断有员工辞职,他只要在走廊里一和员工对上眼,就知道这个人也快走了。那段时间,他甚至不愿意走出自己的办公室。

阿里董事长张勇曾说过一句非常知名的话:“胜利是最好的团建”,一个组织所要经历的最大考验往往就是业务的失利。此时,团队凝聚力会大幅折损,人心浮动,上班摸鱼,半公开的找工作,这些都是非常常见的情况。

在此次被处罚的国美员工中,有人平均每天用1个G的流量在公司看视频,可见这种摸鱼几乎是一种准公开的状态了。

03

大厂整风是常态

其实,国美这次拒绝摸鱼的整风行动,如果放在互联网大厂看来几乎是一个常态。

2019年2月13日深夜,一封京东总裁办发出的邮件送到了各级总监的邮箱里。邮件内容就是2月17日周日下午3点召开京东的开年管理会议,所有领导层必须全员参加,并且不准携带任何电子设备。

那次会议上,刘强东做了近两小时的演讲。他首先做了自我批评,然后向大家展示了三幅自己画的漫画。第一张代表着京东的过去,他带着兄弟们打江山,一往无前,群情激荡。第二张画了京东的现在,组织庞大,出现了大量的内部消耗。第三张图代表着京东的未来,组织内形成了不同的方阵,每个方阵都在向外作战。

关键在这场会议之前,京东已经进入了至暗时刻,不论是明州事件还是2018年在电商发展中打了败仗,京东都进入了必须要调整自己的时候。为了应对挑战,也为了把京东拉回到正常增长的轨道上,刘强东在会议现场做了大量的组织机构调整和战略调整措施解释之后,当场开掉了几名高管。

这其中包括京东曾经花大力气挖来的首席人力资源官隆雨、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首席技术官张晨等等,这些人迅速消失在京东的管理层,也给京东所有总监一级的人物提了个醒。

当然,之后刘强东选择徐雷辅佐他掌控京东最核心的电商平台,彻底把京东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事后徐雷曾经反思过,可不可以用更缓和的方式达到这个目的,但他后来也认为“坦率地说,站在未来去评判,这个时间采用这种方式不一定是坏事,要用最快的速度做最快的反应。”

时间往回倒推8年,阿里也做过类似的事情。2011年,当时淘宝出现很多造假事件,员工为了获得高业绩,在审核客户资料的时候,明明人家不符合这样的条件,但是通过贿赂的方式,就直接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卖东西。

包括国际事业部也出现这种事,这件事对阿里的国际声誉造成严重影响。卫哲也知道这件事,但他没有重视。当时卫哲作为阿里的CEO,为了追求高业绩,把公司网站上原本留作客户服务的一块位置撤下来都换成广告位。

虽然这可以为公司多挣10亿以上人民币,但马云知道后非常生气,连夜打电话给卫哲问他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公司还有没有底线。

后来,马云不得不痛下“杀手”,把公司的CEO卫哲以及COO李旭一起开除,他还给阿里内部写了一封公开信再次重申了阿里的价值观。

而就在开除卫哲的同时,阿里开启了对小二这个群体的大规模整风运动,很多犯错的小二被开除,情节严重的还被集团移送公安部门。

虽然当时对阿里来说有些伤筋动骨,但小二群体的作风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阿里旗下淘宝天猫的假货销售也几乎杜绝。这件事没有变成导致阿里倒下的那件坏事,反而成为促使淘宝和天猫成长的养分。

不论是百度、腾讯、美团还是拼多多,这些互联网大厂在发展的过程中一旦遇到坏的惯性,一定会通过一次内部整风,统一思想团结一致,克服惯性再续前行。

这已经被各大互联网大厂验证过的管理战略,而国美此次拒绝摸鱼整风运动,只不过是跟进而已。

唯一能确认的是大厂整风之后,还要有战略的成功托底,才能让组织形成更加良性的运转。所以国美的这次整风,能否真正吹进每一位员工的心里,还要看黄光裕能否带着大家,在业务上重回巅峰。

一位熟悉黄的人士告诉《最话》,在他看来,比之13年前的杀伐决断,黄光裕已经变了许多。

看起来,在大厦高层办公室里坐着的,是一个更加怀柔的老板。据上述国美中层介绍,针对此次员工摸鱼事件的处理结果是:“对于其中10名正式员工,给予公司全员警告并行政处罚2分”;而对于其中一名外包人员,“做清场处理,而且要求不得二次外包驻场”。

分类: 营销/产品推广 关键词: 智能名片
原文 编辑 投诉 置顶 分享
推荐
快讯
剧透网 展会网 区块链 乡村游
游戏运营 营销软件 行业信息

营销 微信营销 QQ营销 网络营销 自媒体营销 产品推广 营销策划 媒体投放 电商营销 广告联盟 短视频营销软件 科技 大数据 人工智能 智能硬件 工业互联网 物联网
财经 展会信息 工程机械 无货源店群 跨境电商 投资理财 量化交易 价值投资 理财课程 理财项目 招商加盟 食品招商 餐饮加盟 亲子旅游

版权所有©贵客云    QQ732055019 鲁ICP备08109250号-5

鲁公网安备 370203023712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