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蔬菜栽培科技60年回顾与展望

贵客云 2022-11-13 07:33 阅读 53

蔬菜富含维生素、矿物质、膳食纤维等营养成分,是人们膳食结构的基本组成,其优质多样化供给是反映国民生活水平的重要指标。蔬菜是种植业中仅次于粮食的第二大产业,具有产量高,经济效益优,带动就业能力强,生态环境效益明显等特点,是中国乡村振兴的支柱产业。蔬菜栽培科技含量高,蔬菜产业是中国现代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近60年来在设施栽培与环境调控技术、无土栽培与植物工厂技术、育苗与嫁接技术、生长发育与抗逆调控技术、土壤保育与资源高效利用技术、有害生物和连作障碍防控技术、品质与安全调控技术、机械化与智能化生产技术等方面取得了飞跃式发展,带来了产业的巨大进步。

本文就60年来中国蔬菜栽培相关科技发展和产业应用情况,从蔬菜设施栽培与环境调控技术、无土栽培与植物工厂技术、育苗与嫁接技术、蔬菜生长发育与抗逆调控技术、土壤保育与资源高效利用技术、有害生物和连作障碍防控技术、蔬菜品质与安全调控技术、蔬菜机械化与智能化生产技术等方面,总结了取得的主要科技成就。并在分析中国蔬菜栽培突出问题的基础上,探讨了今后中国蔬菜栽培产业和科研的发展对策。

一、中国蔬菜产业的变化

01

 蔬菜产业发展阶段变化

新中国蔬菜产业发展可概括分成3个阶段。即发展缓慢期:1950—1980年间,由于国家经济、科技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不高,蔬菜产业发展缓慢,栽培区域主要在城市郊区,栽培品种大多为地方品种,使用肥料以农家肥为主,栽培方式主要为露地栽培,不仅蔬菜数量和种类得不到保障,并且蔬菜生产有较明显的季节性,淡旺矛盾突出;快速发展期:20世纪80年代后,国家加大对蔬菜产业的重视程度,实行了蔬菜“市长负责制”,蔬菜产区逐步从近郊拓展到远郊和优势产区,设施农业和高山高原蔬菜得到快速发展,杂交一代品种得到普及推广应用,农药化肥产品逐渐丰富,逐步形成了六大蔬菜优势产区,蔬菜总产量得到大幅提升,蔬菜供应问题得到根本解决;提质增效期:近10年来,在蔬菜优势产区基本形成,总体供应问题基本解决的基础上,蔬菜生产逐步朝着设施化、标准化、专业化和省力化的方向发展,注重生产效益和发展质量,同时通过品牌化建设,推动产业兴旺和乡村振兴。

02

 蔬菜面积产量变化

近60年来,中国蔬菜播种面积从1962年的约50万公顷发展到2020年的约2千万公顷;蔬菜总产量从1980年的8060万t增加到2021年的约7亿t;同时,蔬菜单产也有明显提高,从1980年的25.2t/公顷增加到现在的约34.6t/公顷。蔬菜人均占有量也从1980年的79.8kg提高到2021年的530kg,从而极大地满足了人民群众对蔬菜的需求。

03

 蔬菜产区变化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实施了蔬菜生产从传统的“城郊就地生产就地供应”向“优势区域规模化生产”的转变,产区也从传统以露地蔬菜为主的东北单主作区、华北双主作区、长江中下游三主作区、华南多主作区、西北双主作区、西南三主作区、青藏高原单主作区、蒙新单主作区发展到现在以露地蔬菜、设施蔬菜、高山高原冷凉地蔬菜和华南喜温蔬菜生产发展,形成了华南与西南热区冬春蔬菜优势区域、长江流域冬春蔬菜优势区域、黄土高原夏秋蔬菜优势区域、云贵高原夏秋蔬菜优势区域、北部高纬度夏秋蔬菜优势区域和黄淮海与环渤海设施蔬菜优势区域等六大产区。目前,河南、广西、山东、贵州和江苏是中国蔬菜播种面积最大的省份(图1)。近年来,随着国家西部开发和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产地分布也呈现出东部有所下降,中、西部逐年增加的态势。

04

 蔬菜种类变化

60年来,中国蔬菜种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方面,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中国原产蔬菜和之前由丝绸之路、海路引入蔬菜的基础上,引进了一批以嫩荚豌豆(荷兰豆)、青花菜、结球莴苣为代表的蔬菜优异品种和种质资源。另一方面,设施栽培、高山高原冷凉地蔬菜和华南喜温蔬菜产业的发展,使得每天进入市场流通的蔬菜种类达30种以上,从而改写了北方延续数千年的冬季只吃白菜萝卜的历史,实现了“想吃啥就有啥”。

05

 栽培方式变化

20世纪80年代以前,中国蔬菜生产大多是露地栽培。20世纪70年代,我国从日本引进了地膜覆盖技术并得到了快速推广应用;进入80年代,随着钢材和化学工业的发展,塑料薄膜大中小棚、日光温室的应用日益普遍,同时无土栽培技术也开始应用;自2010年,植物工厂也在一些地方尝试开展,从而实现了多种生产方式并存的局面(图2;喻景权,2011)

二、蔬菜栽培60年间主要科技进步

01

 蔬菜设施栽培与环境调控技术

中国大部分地区冬季时间较长,气温较低,导致数月无法进行露地蔬菜生产,为了解决蔬菜周年供应难题,设施应运而生,并呈现不断发展态势。新中国成立至20世纪60年代初,设施蔬菜的主要栽培形式是以风障和阳畦为主,进行喜冷凉蔬菜和喜温蔬菜的“春早熟”和“秋延后”栽培。

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利用塑料薄膜作为透明覆盖物进行栽培,先后出现了小拱棚和中拱棚等设施栽培形式,但发展较为缓慢。70年代后期从日本引进了地膜覆盖技术,并得到了快速推广,相关成果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至1980年,中国设施蔬菜面积大约仅有0.7万公顷,蔬菜紧缺问题突出。1985年前后国家制定了“菜篮子工程”的发展目标。在这一背景下,加大从日本和欧洲引进先进的温室设备和技术的力度,并自主开展了设施蔬菜栽培与环境调控的系统研究与应用,形成了适合中国生态的塑料大棚和日光温室两大系列主要设施。在硬件方面,以低碳节能为核心,吸收和改造国外连栋温室蔬菜生产技术,结合各地区域、资源特点因地制宜,基于采光理论对不同纬度地区温室的采光屋面形状和采光面角度进行优化设计,在北方建造出海城式日光温室、琴弦式日光温室、辽沈系列日光温室、装配式日光温室以及现代连栋温室等;在南方则大规模发展塑料大棚、连栋玻璃温室、避雨设施等。在技术方面,研制出低碳节能型设施环境调控和蔬菜生产模式。近20年来,创建了一系列非加温温室光热高效利用的蔬菜生产模式,突破了冬春低温寡照等条件下瓜类和茄果类蔬菜生育障碍克服技术,攻克功能光谱LED精准补光技术,应用了秸秆发酵等CO2施肥技术等。至2020年,中国设施蔬菜面积约410万公顷,面积和产量都居世界第一。目前,在设施蔬菜低碳、绿色、高产、高效的系统化发展道路上,随着智能控制、物联网等技术在农业生产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植物工厂等智慧设施园艺技术的研究与探索已经取得进展,可以逐步构建出适宜蔬菜作物生长的生产环境,减少气候变化的影响,提高我国设施蔬菜产业的现代化水平(周杰等,2021)。

02

 蔬菜无土栽培与植物工厂技术

无土栽培起源于欧洲,迄今已有180余年的发展历史。荷兰和日本的无土栽培产业高度发达,占设施栽培80%以上,荷兰以岩棉栽培为代表,日本以深液流水培(DFT)为主。中国的无土栽培最早出现在1937年上海的四维农场,但一直未能规模经营和生产(李式军等,1997)。改革开放后,通过“七五”和“八五”科技攻关,研制了符合中国国情的高效节能无土栽培系统,形成了以秸秆和有机肥混合物为基质的无土栽培技术,推动了无土栽培产业快速发展,2016年栽培面积达到3万公顷,2020年约5万公顷(孙锦等,2022)。中国蔬菜无土栽培技术多样,目前果菜类以基质栽培为主,叶菜则以水培居多。总体而言,中国无土栽培技术的应用与荷兰和日本等国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近年来,中国在技术引进的同时自主研发不断加强。如浙江大学发明的新型轻简自控式无土栽培系统(CN202011039116.8),解决了营养液实时配比、自动按需供液、基质减量3个难题,初期投入降至45000元/公顷,节省肥水1/3,提高效益20%以上,在设施蔬菜主产区和非耕地区域得到快速推广。水培叶菜可以满足人们对高品质、绿色、安全蔬菜的需求,在都市农业发展中具有巨大潜力。国内京东等公司相继建立了水培叶菜工厂,但目前还无法实现全程机械化和自动化生产。

无土栽培作为高效农业发展的新模式,在保障绿色生态高品质现代农业生产及非耕地农业发展中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随着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技术的提升,植物工厂作为技术高度密集型产业,已被世界各国列为未来农业发展的重点方向。植物工厂最早于1957年在丹麦约克里斯顿建成,早期主要采用高压钠灯补光,后采用荧光灯。21世纪以来,LED的产业化及日本、荷兰等国家多年来对营养液栽培和环境控制的研究促进了植物工厂的产业化。目前在植物工厂的高技术研发领域,日本、荷兰、美国等走在前列,向垂直农业与无人化等方向发展,并进行全套技术和装备输出。中国植物工厂虽起步较晚,但起点高,一开始就使用LED光源,并且发展十分迅速。2006年中国农业科学院建成第1个20m2的科研型人工光植物工厂,到现在中国约有250座人工光植物工厂,数量仅次于日本(杨其长,2022)。中国对植物工厂的研究也取得了许多实际成果,明确了适宜的LED光谱和功能,中国农业科学院完成的“高光效低能耗LED智能植物工厂关键技术及系统集成”成果于2017年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但目前国内的植物工厂规模普遍偏小,植物种类单一,且在智能环境控制、水肥管理及自动化技术方面都面临诸多瓶颈。此外,植物工厂投入成本相对较高,与日本相似,目前国内鲜见植物工厂盈利的案例(李清明等,2022)。

03

 蔬菜育苗与嫁接技术

20世纪60年代,中国主要推广温床育苗,以未发酵的牛马圈粪、麦秸、稻草秸秆等作为发热物,在冬春季节可以提早到1个半月育苗。70年代,开始引进电热控温催芽和电热温床育苗技术,并结合各地气候,研制出新型控温装置。到80年代末,开始摸索穴盘基质育苗,建立工厂化育苗体系。自2000年以来,工厂化育苗逐渐规范化并在部分地区得到推广。2010年后,全国建立多个工厂化育苗基地,配备先进的通风、循环、降温以及加热智能控制系统,实现集约化、规模化周年生产。育苗基质的研发也进一步提高了秧苗培育的质量,目前,中国主要采用草炭作为育苗基质,近年来,一些适用于不同蔬菜作物的功能性育苗基质相继被开发(李平兰等,2021)。通过在基质中加入菌根真菌和生防菌(如哈茨木霉、枯草芽孢杆菌等),显著促进幼苗生长。同时,研究人员利用LED补光灯精准调控光质光强,开发适用于不同蔬菜作物育苗的光源,提高生物量、壮苗指数及抗逆性等(董桑婕等,2022)。目前,蔬菜生产工厂化育苗推广应用率已超90%,工厂化育苗已实现规范化、精细化和规模化生产。

20世纪80年代嫁接技术就广泛地应用于提高蔬菜对枯萎病、萎蔫病、黄萎病等生物胁迫和低温等非生物胁迫的抗性。由于嫁接能显著提高蔬菜作物抗病抗逆能力,促进植物的养分吸收,有效提高蔬菜品质和产量,业已成为重要的育苗措施。利用抗性砧木嫁接,番茄产量比自根对照提高了15.4%~19.4%,在重茬温室发病严重的地块甚至可提高30%以上(张元国等,2016)。但目前优良砧木品种不多,在瓜类中还缺乏抗根结线虫的砧木品种。近年来,各地也探究改进了多种嫁接方法以提高成活率,如顶插接法、靠接法、贴接法等,使嫁接技术得以广泛应用(尚庆茂等,2022)。

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研制出了蔬菜自动嫁接机,采用计算机控制,实现了砧木和接穗取苗、切苗、接合、固定、排苗等嫁接过程自动化操作。此后,研究人员开发了不同类型的蔬菜嫁接装置,将自动嫁接的成功率提高到95%以上,生产能力达到350株/h,并且实现了自动上苗,使蔬菜自动嫁接机的自动化程度不断提高(辜松,2006)。同时,嫁接育苗的管理也逐渐精细化,在愈合期给予适宜的光照强度和光质能显著促进嫁接苗的生长。目前,西甜瓜、番茄、茄子等蔬菜的嫁接栽培比率逐年提高,已成为解决连作障碍的一项重要绿色生态技术措施(喻景权和周杰,2016)。

04

 蔬菜生长发育与抗逆调控技术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蔬菜栽培生理学研究迅速发展。20世纪50—60年代着力研究了春化和光周期对白菜、芥菜以及大蒜产品器官的形成、花芽分化、抽薹等的影响(李曙轩和李式军,1964);在器官脱落和性别分化等领域的研究取得了较大的突破,研发出应用生长素类物质2,4-D和氯苯氧乙酸(PCPA)诱导茄果类单性结实技术,成为各地普遍使用的生产措施(李曙轩,1966)。70—80年代蔬菜栽培生理研究进一步深入,植物激素与性别分化的关系、茄果类大田群体结构与光能利用、大白菜干烧心发生机理及防治对策被一一提出。在使用植物生长调节剂等激素类物质防止大白菜脱叶、控制洋葱及大蒜在贮藏期间发芽等方面都取得了明显效果。李曙轩教授应用乙烯利成功诱导瓜类的雌花开放,大幅度提高了产量(李曙轩和傅炳通,1979)。使用植物生长调节剂控制瓜类的性别分化是中国蔬菜栽培生理学乃至当时世界园艺学的重要进步之一。

20世纪90年代以后,蔬菜设施生产面积不断扩大,设施内低温弱光等不利环境导致生理障碍大量发生,蔬菜逆境生理和调控技术研究进入新的发展期,在瓜类单性结实、逆境响应与光合作用调控、抗性诱导技术等方面取得了显著进步。研究人员发现瓜类坐果关键调控激素是受精产生的细胞分裂素而非传统认为的是生长素(Yu,1999)。针对设施栽培和南方梅雨季节瓜类坐果困难问题,建立了瓜类单性结实细胞分裂素诱导法,广泛应用于瓜类生产中。一些赤霉素合成或信号的抑制剂业已用于防止生长过于旺盛和徒长。此外,发现油菜素内酯(BR)在调控蔬菜生长、光合作用和抗性中的作用,相关产品也在蔬菜生产中广泛应用(Yuetal.,2004;胡文海等,2006;Xiaetal.,2009)。

05

 蔬菜土壤保育与资源高效利用技术

蔬菜科学研究工作者一直重视蔬菜土壤保育工作。传统的蔬菜生产通过轮作或间套作制度来维持土壤养分平衡,如利用豆科作物的根瘤菌固氮来维持土壤氮素平衡,利用绿肥作物秸秆还田沤腐维持土壤有机质平衡,利用不同蔬菜作物茬口特性来优化资源配置,保障土地持续产出。但到了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随着蔬菜的专业化和规模化发展,有机质投入下降,蔬菜周年生产,土壤结构发生改变,土壤肥力下降。南京农业大学研究团队发现生物有机肥可以调控土壤菌群、防控植物土传枯萎病,证实了生物有机肥在有效抑制土壤病害发生方面的潜在微生物生态学机制,为通过技术措施提高土壤抑病能力提供了理论基础(Taoetal.,2020),相关成果荣获2013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近年来生物菌肥在调理土壤微生物结构、改良土壤方面的作用也受到广泛关注。目前在农业农村部登记的产品种类有农用微生物菌剂、生物有机肥和复合微生物肥料三大类(李俊等,2019)。此外,应用测土配方施肥技术也可以有效改善菜田土壤环境,维护土壤和蔬菜作物的平衡,有助于可持续发展。

中国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匀,农业用水占据年耗水量的70%左右,而蔬菜种植又属于高耗水产业,在农田灌溉水分消耗中大约30%以上用于蔬菜作物种植(李建明等,2000)。同时,中国蔬菜种植化肥用量也较大,平均为1092.0kg/公顷,是全国农作物化肥用量的3.3倍(黄绍文等,2017)。因此,蔬菜水肥资源的高效利用一直是重要的科学和产业问题。要改善中国蔬菜产品绿色增产和水肥“减量增效”等问题,水肥一体化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1974年,中国从墨西哥引进了滴灌水肥一体化设备,并建立了5.3公顷的试验研究基地,开始滴灌技术的研究工作;1980年中国第一代成套滴灌设备研制成功;1981—1996年,引进国外先进工艺技术,肥水灌溉设备规模化生产基础逐渐形成;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大量开展技术培训和研讨,水肥一体化理论及应用受到重视。2000年后,温室及大棚蔬菜的集约化生产,推动了水肥一体化技术的不断完善和发展,一些研究单位和企业结合,研究开发出适合当地条件的施肥设备和灌溉技术,如膜下滴灌施肥技术等。如今,水肥一体化技术与微喷灌技术相结合,在蔬菜生产上不断向自动化、智能化方向发展,并逐步实现精准控制、精量灌溉。

06

 蔬菜有害生物和连作障碍防控技术

随着我国蔬菜产业的发展及全球气候变化,蔬菜病虫害高发频发。20世纪60—80年代,中国科学家对主要蔬菜病虫害的种类与分布、发生为害规律及暴发机制进行了调研,但其防控主要依赖化学农药。2006年以来农业农村部提出绿色植保理念,2015年政府启动农药减量行动,倡导蔬菜病虫害绿色综合防控。近20余年,在蔬菜病虫害发生流行规律、预测预报、IPM绿色综合防控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逐步推广应用了农业防治、系统诱抗、棉隆消毒、高温闷棚、色板、防虫网、杀虫灯、性诱剂、有色薄膜、生物农药及使用天敌等绿色防控技术(石延霞等,2007;杨宇红等,2008)。期间,陈剑平团队鉴定了大量植物病毒,并在国际上首次提供了真菌传播植物病毒的直接证据,成果获1995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张修国团队研发了主要蔬菜卵菌病害关键防控技术与应用,成果获2018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张友军等研发了重大外来入侵害虫烟粉虱的综合防治技术体系,并研发出“日晒高温覆膜”绿色防治韭蛆新技术,分别于2008和2019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陈学新等在寄生蜂防控蔬菜害虫方面取得重要突破,于2021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随着设施蔬菜的专业化和规模化发展,连作障碍问题凸显。童有为等(1991)报道了温室土壤次生盐渍化的形成机制及其治理途径。喻景权等发现茄果类和瓜类等根系释放的肉桂酸和4–硫氰基苯酚等15种自毒物质,并提出自毒物质、有害生物和次生盐渍化三因子互作连作障碍发生理论(Yu&Matsui,1994;喻景权和杜尧舜,2000)。基于此,形成了一系列蔬菜连作障碍防控技术并在产业中得到应用,如温湿石灰氮耦合土壤快速消毒技术、1,3–二氯丙烯等化学消毒技术(Shietal.,2009),利用具有化感作用的葱蒜类蔬菜与设施蔬菜轮作或间套作(吴凤芝等,2008),采用抗性砧木嫁接(张军民,2011),利用芽孢杆菌等生防菌以改善土壤微生态(陈志谊等,2012)等。喻景权等创建的“除障因、增抗性、减盐渍”三位一体连作障碍绿色防控技术成果获得了2016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这些为扭转传统大肥大药、盲目防控局面,实现蔬菜优势产区可持续发展贡献了科技力量。

07

 蔬菜品质与安全调控技术

中国曾长期把蔬菜产量作为优先指标,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深入,人们对蔬菜供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阶段许多蔬菜虽然抗性强、耐运输、外观漂亮,但“没了儿时的味道”。

为了改善风味丢失的问题,研究人员解析了番茄风味调控机制,发现与传统品种相比,在现代番茄品种中13种风味物质含量显著降低(Tiemanetal.,2017)。同时,通过代谢组、基因组及转录组等多组学大数据分析,发现影响番茄果实风味和营养物质的多个遗传位点,为品质改良提供了新思路(Zhuetal.,2018)。近年来,人们日益关注饮食健康,蔬菜品质的研究逐步从以传统的口感(如糖酸比)为中心转向以功能性物质为中心的次生代谢物质。适当减少灌水量能提升番茄干物质、维生素C含量等品质性状;应用转光膜显著提升甜椒果实的维生素C、类胡萝卜素、游离氨基酸含量(李岩等,2017);增施CO2能提升番茄中番茄红素、类胡萝卜素等功能性化合物含量(Zhangetal.,2014);培育了富含花青苷的紫色番茄(Jianetal.,2019)。

蔬菜产品的安全性也是人们关注的问题。近年来,中国在亚硝酸盐、农药残留控制和重金属污染防控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为解决过量施肥导致亚硝酸盐积累等系列问题,中国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推广测土配方施肥,并推广肥水一体化等技术,实现“精准施肥”;针对土壤持久性农药污染问题,研究人员分离了多个农药降解菌,并实现产业化生产(Fangetal.,2008);为解决重金属富集问题,科技工作者陆续挖掘多个超富集植物,如龙葵作为镉的超富集植物,与茄子间作能显著减少茄子地上部中的镉含量(Tangetal.,2017)。这些研究为提高蔬菜品质提供了解决途径。

08

 蔬菜机械化与智能化生产技术

中国自20世纪50年代初便开始蔬菜耕地机械的研制,相继研发了小型菜园与温室用旋耕起垄、平整、覆膜综合作业机。近年来,北京信息农业技术中心采用5G+北斗联合定位,集成激光/红外雷达技术、双目视觉等智能避障感知模块,实现露地蔬菜智能化平地技术和无人深松旋耕作业。

移栽机械的研究始于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最早出现的是甘薯秧苗移栽机的试验研究。

70年代开始研制裸根苗移栽机,80年代研制出半自动化蔬菜移栽机。近年来,通过可编程逻辑控制器(PLC)控制、基于计算机人机交互、控制系统和传感器配合控制等,实现了送苗、取苗、栽苗、覆土等一系列自动化作业(崔志超等,2020)。蔬菜机械化施药和产品收获起步较晚,“九五”期间,在引进烟雾机的基础上研发改进,有效提高了作业质量。21世纪以来,悬挂式喷杆喷雾机、自走式喷杆喷雾机和植保无人机越来越多地被应用到大田露地蔬菜病虫害防治。同时,基于人工智能和机器视觉,在无人化作业和精准喷施技术上迈出了一大步。蔬菜种类多样且收获复杂,主要依靠人力完成。近10年来,随着研究的不断推进,机械化收获有了长足发展(王俊等,2014)。研制了自走式叶菜类蔬菜和甘蓝收获机,并实现了露地甘蓝耕整地、起垄/移栽、水肥灌溉、打药和采收的全程智能化无人作业。

随着连栋温室、日光温室、塑料大棚等多种类型的设施农业在中国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信息科技应用在了农业领域,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为蔬菜生产从机械化向智能化发展带来了新的驱动力(刘晶,2022)。配套物联网信息技术,可做到温室内环境温度、湿度、通风等智能化监测和管理,构建环境与作物生命感知数据采集的传输网络(Wangetal.,2018),为用户提供数据决策分析,更加有效地提高土地资源的利用率和蔬菜产能。

三、存在的主要问题与对策

01

 蔬菜产量与品质间的不平衡

目前中国蔬菜人均占有量已超过每年500kg,但灾害气候造成的季节性不足和种植结构不合理导致的蔬菜供需矛盾时有发生。同时,随着人们对蔬菜的需求已由高产量向高品质、产品多样化方向发展,蔬菜产品质量亟待提高,外观品质如大小、色泽、整齐度等,内在品质如糖度、维生素、风味物质等与人民需求存在较大差距。蔬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等制度还不健全,标准化生产仍难以大规模实现。

02

 资源利用低效与环境污染问题日益凸显

蔬菜生产高度专业化和集约化带来水资源和化肥农药等大量投入,不合理施肥造成的土壤酸化、次生盐渍化、土传病害等连作障碍问题频发,亟待创新栽培模式,研发更为有效的水肥供应技术,提高水肥的利用效率。蔬菜种植区域的土壤、水体等污染问题不仅影响蔬菜的产量和品质,也破坏了生态环境,阻碍了蔬菜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03

 植保技术尚未满足蔬菜产业绿色发展的需求

绿色生产是蔬菜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内容。蔬菜生产和病虫害防控中长期存在品种选择和耕作制度不合理、有机肥替代率低、化学药剂滥用、病虫害物理防治手段单一、生物防治使用率低等问题。生物防治等绿色防控技术长期难以规模化应用,以化学药剂投入为主的生产模式不仅破坏了生态平衡还影响了蔬菜的品质,也加剧了病虫害发生。

04

 轻简化生产技术不足与劳动力短缺之间的矛盾

蔬菜产业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目前中国蔬菜生产中耕作、播种、移栽、整枝、施肥、收获以及采后清洗、分级、包装等过程的机械化率低,小型机械缺乏;同时,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大量流失,劳动力成本占比逐年提高。因此,推进设施蔬菜轻简化生产、提高机械化率、降低劳动力成本刻不容缓。

05

 基础研究与产业技术创新衔接不够紧密

高校和科研院所仍是中国蔬菜科技创新的主要力量,近年来,从事基础和应用基础研究人员比例不断提高,而关注产业重大科技问题研究的比例则有所下降。同时,农业企业技术研发投入不足,创新能力仍然薄弱,产学研结合的技术创新与转化体系没有完全建立。自21世纪以来,中国在国际刊物发表的论文占比显著上升,主要果菜论文国际占比已高达30%~40%;但中国蔬菜单产水平与荷兰等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存在较大差异(图3)。如何让高校和科研院所针对蔬菜产业发展的实际问题开展技术创新,将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服务于产业发展,是蔬菜产业发展中长期需要解决的问题。

06

 对策

根据当前全国各地蔬菜发展现状,要加强顶层设计,科学制定产业规划,优化种植结构,发挥各地优势,突出主导品种、产业特色和发展目标,大力发展高产、优质的蔬菜产品;建立和完善蔬菜标准化产业技术体系,强化过程控制,构建蔬菜生产全程质量追溯体系。

第一,创新蔬菜栽培模式,支撑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设施蔬菜产量高、效益好、资源投入多,应该进一步提高设施栽培在蔬菜生产中的比重。无土栽培是统筹解决设施蔬菜连作障碍和非耕地栽培的关键技术。研发和利用轻简高效节本的无土栽培模式,合理开发海岸河口滩涂、盐碱荒地、沙漠戈壁等非耕地,缓解“菜粮争地”矛盾,促进蔬菜产业从耕地资源向整个国土资源拓展。

第二,新时期的蔬菜产业发展要贯彻绿色发展理念。以生产绿色、安全、高品质的蔬菜产品为目标,合理使用化学药剂,积极采用物理、生物等综合防治手段,促进蔬菜产业提质增效。在蔬菜栽培中要选育抗病、抗逆、高品质的品种,合理安排栽培茬口,改进农事操作手段,整合多种物理防治方式,利用天敌、性诱剂、抗生素等生物防治方式,减少化学药剂的施用。

第三,要加快推进蔬菜生产向轻简化、机械化方向发展。选育适用于机械化、标准化生产的蔬菜品种,优化蔬菜栽培农艺措施,提高劳动生产率。进一步研发适合蔬菜栽培的农用机械装备和配套的轻简栽培技术;开发环境自动控制系统,促进产量提高和品质提升。

第四,高校和科研院所应更加重视蔬菜产业问题的破解,加强与龙头企业的产学研合作,围绕蔬菜产业布局、园区规划、技术创新等内容开展深度合作,加快推进蔬菜产业相关新技术、新产品和新模式的应用。同时,蔬菜研究涉及学科门类多,科研人员要加强学科交叉融合,研究方向应更加贴近生产实际,让研究成果更好地服务产业发展,推动产业提质增效。

作者:周杰,师恺,夏晓剑,周艳虹,喻景权

单位: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

来源:《园艺学报》,2022,49(10)

分类: 产品/蔬菜 关键词: 蔬菜种植
原文 编辑 投诉 置顶 分享
推荐
快讯
剧透网 展会网 乡村游
营销软件 行业信息


营销 网络营销 自媒体营销 产品推广 营销策划 媒体投放 电商营销 广告联盟 科技 大数据 人工智能 智能硬件 工业互联网 物联网
财经 跨境电商 投资理财 量化交易 价值投资 招商加盟 食品招商 餐饮加盟